005 李商隐七律《重有感》读记

李商隐七律《重有感》读记

(幼溪西)

重有感

玉帐牙旗得上游,安危须共主君郁闷。

窦融外已来关右,陶侃军宜次石头。

岂有蛟龙愁失水,更无鹰隼与高秋。

昼号夜哭兼幽显,早晚星关雪涕收。

此诗作于开成元年(836)。大和九年(835)十一月,宰相李训、凤翔节度使郑注在唐文宗授意下密谋诛灭宦官事败,李、郑先后被杀,连不曾预谋的宰相王涯、舒元舆等也遭族灭,同时株连者千余人,造成“流血千门,僵尸万计”的惨剧,史称“甘露之变”。事变后,宦官气焰更添猖狂,“迫胁天子,下视宰相,羞辱朝士如草芥”(《资治通鉴》)。开成元年(836)二、三月,昭义师节度使刘从谏两次上外,力辩王涯等无辜被杀,质问宦官“擅领甲兵,恣走剽劫”,外示要“修饰封疆,训练士卒,内为陛下亲信,外为陛下藩垣。如奸臣难制,誓以物化清君侧”,并派人揭露宦官怨士良等人罪走。暂时宦官气焰稍有拘谨。作者有感于此事以及朝廷照样存在的主要弱点,先写了五言排律《有感二首》,又写了这首诗。

首句:玉帐牙旗得上游,安危须共主君郁闷。

玉帐:主帅所居的帐幕;借指主帅。《不益看吾生赋》(北齐-颜之推):“守金城之汤池,转绛宫之玉帐。”《怀钟陵旧游》(唐-杜牧):“玉帐军筹罗俊彦,绛帷环珮立天神。”《哭师鲁》(宋-苏舜钦):“堂中坐玉帐,堂下森蛇矛。”

牙旗:主帅出征在军营前竖立的饰有象牙的旗帜。《东京赋》(汉-张衡):“戈矛若林,牙旗缤纷。”

玉帐牙旗:这边借指昭义师节度使刘从谏。(或还指泾源节度使王茂元,鄜州节度使萧弘等。)

上游:指河流上游;泛指形胜之地。《史记-项羽本纪》:“古之帝者地方千里,必居上游。”《送鄂渚韦尚书赴镇》(唐-李频):“夏口本吴头,重城据上游。”《感塞》(唐-薛逢):“满塞旌旗镇上游,各分天子一方郁闷。”

共安危:《贞不益看政要》(唐-吴兢):“贞不益看三年,太宗谓侍臣曰:'君臣本同治乱,共安危,若主纳忠谏,臣进直言,斯故君臣相符契。’”

大意:昭义师节度使刘从谏等占有形胜之地,必须与皇上共安危,为皇上分郁闷。(那时昭义师镇辖泽、潞、邢、洺、磁五州。离京城不远。)

历史上的刘从谏并不是个益鸟。宝历元年(825),其父刘悟物化。刘从谏行贿李逢吉、王守澄,竟继任昭义师节度使。(能够说来路不正)。武宗会昌三年(843)刘从谏病重,欲效法河北诸镇,竟要把位子传给其侄刘稹。自然被李德裕布局王茂元等众路兵马予以平息。(能够说臭名远扬)。但在甘露事变后的开成元年(836),刘从谏确曾三次上书为王涯等人鸣冤,乞求赦免他们的罪走。原由刘从谏手握重兵,所以,掌权宦官怨士良等人,对他专门忌惮。宰相郑覃、李石等人得以不息掌权。刘所以与怨士良不和。自然,这个怨士良更不是什么益鸟。

颔联:窦融外已来关右,陶侃军宜次石头。

窦融:东汉初人,任梁州牧。窦融得知光武帝打算讨伐西北军阀隗(wěi)嚣,便整理兵马,上疏请示兴师伐嚣日期。此处指代刘从谏上疏声讨宦官。

关右:潼关以西。《从军诗》(汉-王粲):“相公征关右,赫怒震天威。”(指曹操建安二十年率兵出关讨伐张鲁。)《过五丈原》(唐-温庭筠):“天晴杀气屯关右,欧宝首页子夜妖星照渭滨。”

陶侃:东晋时荆州刺史,时苏峻叛乱,陶侃被推为讨伐苏峻的盟主。后在石头城斩杀苏峻。

大意:“窦融外”说的是刘从谏“已”上外,并异国说刘从谏已兴师。“陶侃军”说的是刘从谏“宜次石头”,但实际刘从谏并没兴师。刘从谏虽上外声言“清君侧”,却并未付诸走动。作者对刘既有赞许、又有不悦,既有期待、又难免有些死心。“已”自然是一定的。但“宜”就隐含指摘。

颈联:岂有蛟龙愁失水?更无鹰隼与高秋。

蛟龙:喻天子。《管子》:“蛟龙,水虫之神者也。乘于水则神立,失于水则神废。人主,天下之有威者也,得民则威立,失民则威废。蛟龙待得水而后立其神,人主待得民而后成其威。”

鹰隼:泛指恶猛的鸟,比喻恶猛或勇猛(的人)。《左传》:“见傲慢于其君者,诛之,如鹰隼之逐鸟雀也。”《春秋感精符》:“霜,杀伐之外。季秋霜首降,鹰隼击,王者顺天走诛,以成肃杀之威。”《汉书-孙宝传》:“今日鹰隼首击,当顺天气取奸恶,以成厉霜之诛。”《咏燕》(唐-张九龄):“无心与物竞,鹰隼莫相猜。”

与(yù):参与。也解作“举”。(“与”繁体为“與”,通伪“舉”,即“举”。)《赠毋丘荆州》(魏晋-杜挚):“鹄飞举万里。”《岘山送萧员外之荆州》(唐-孟浩然):“再飞鹏激水,一举鹤冲天。”

大意:那里有君王失踪权力,受制于人,而异国猛将奋首逆击?(那时的情况实在就是“蛟龙失水”。唐文宗受制于宦官。而手握兵权的各路大员竟无动于衷。也就是朝廷的“鹰隼”不知到哪儿了。可参考:《诸将》(唐-杜甫):“独使至尊郁闷社稷,诸君何以答宁靖。”)

尾联:昼号夜哭兼幽显,早晚星关雪涕收。

昼号夜哭:甘露之变中,李训、郑注及其党羽众人被捕杀。宰相王涯、舒元舆等人被腰斩。“支属无问亲疏皆物化,孩稚无疑,妻女不物化者没为官婢。”物化人数以千计。

幽显:犹阴阳。《北史·李彪传》:“天下断狱首自初秋,尽于孟冬。不于三统之春,走斩绞之刑。这样则道协幽显,仁垂后昆矣。”《为程处弼辞放流外》(唐-陈子昂):“存者飘泊,亡者哀伤;酸楚幽显,为世所悲。”

星关:天关。喻指宫廷。

雪涕:晶莹泪珠;擦拭眼泪。《趋翰苑遭诬构四十六韵》(唐-李绅):“看天收雪涕,看镜揽霜须。”《丁巳元日》(唐-司空图):“传呼清御道,雪涕识臣诚。”《北齐书·神武帝纪上》:“神武亲送之郊,雪涕执别,人皆号恸。”

大意:现在的京城阴阳两界白天暗夜都在恸哭,不清新什么时候后皇上才能收住眼泪,掌控局面。

这首诗是一首政治抒情诗。诗的首联说“得上游”的诸将答该与主君“安危与共”。颔联说刘从谏已上外,其他诸将答陪同发声,不光要上外发声,更宜兴师“清君侧”。(这不益看点大胆。)颈联说你们不及看着“蛟龙失水”,也就是你们这些朝廷的“鹰隼”不及看着皇帝受制于宦官而无动于衷。尾联说现在京城阉宦猖獗,滥杀无辜,哭天动地,皇帝也是满脸“雪涕”,这栽局面何时才能终结?隐微这首诗是写给刘从谏一类“鹰隼”的。诗的风格,酷似杜甫的《诸将五首》。其立意,能够也受到“独使至尊郁闷社稷,诸君何以答宁靖”这两句诗的启发。自然,行为诗人主要照样在外达心理。李商隐看到宦官专权、皇帝雪涕、诸将无动于衷,内心实在不是滋味。但在那时的情况下,刘从谏果真兴师“清君侧”会是什么效果?这自然不是李商隐能够回答的。

posted on 2021-06-26  admin  阅读量:

最近更新

友情链接

版权信息

Powered by 欧宝体育首页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168ty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