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21杜甫五律《晚晴(村晚惊风度)》读记

杜甫五律《晚晴(村晚惊风度)》读记

(幼溪西)

晚晴-村晚惊风度

村晚惊风度,庭幽过雨沾。

斜阳薰细草,江色映疏帘。

书乱谁能帙?杯干可自增。

时闻众余论,未怪老夫潜。

此诗很能够与五律《朝雨》是上元二年(761)秋联相符天作。早晨下雨作《朝雨》;夜晚天晴作本诗。时杜甫幽居草堂,相对安详。

村晚惊风度,庭幽过雨沾。斜阳薰细草,江色映疏帘。

惊风:指强劲的风。《咏怀》(魏晋-阮籍):“惊风振四野,回云荫堂隅。”《陇头》(南北朝-陈叔宝):“惊风首嘶马,苦雾杂飞尘。”《感怀》(唐-孟郊):“秋气哀万物,惊风振长道。”

度:过。《木兰辞》(南北朝):“万里赴戎机,关山度若飞。”《古意》(南北朝-王融):“霜气下孟津,秋风度函谷。”《北乡古松树》(隋-杨广):“云来聚云色,风度杂风音。”

庭幽:《长相思》(南北朝-陆琼):“室冷镜疑冰。庭幽花似雪。”

过雨:雨过。《寻南溪…》(唐-刘长卿):“过雨望松色,随山到水源。”《春日…》(唐-周贺):“过雨远山出,向风孤鸟回。”

薰:温暖;通“熏”。《魏都赋》(晋-左思):“蕙风如薰。”《别赋》(南北朝-江淹):“闺中风暖,陌上草薰。”。《井》(唐-李峤):“向日莲花净,含风李树薰。”《西陵渡见寄》(唐-厉维):“柳塘薰昼日,花水溢春渠。

疏帘:《后临荆州》(南北朝-萧绎):“高栏来蕙气,疏帘度晚光。”

大意:旁晚时大风从村子吹过。雨后的庭院稳定而润湿。斜阳温暖着细草,江边景色映入疏帘。

书乱谁能帙?杯干可自增。时闻众余论,未怪老夫潜。

帙(zhì):书、画的封套,用布帛制成;书的卷册、卷次;书;清理书籍。《说文》:“帙,书衣也。”《采药》(隋唐-王绩):“走披葛仙经,欧宝品牌坐检神农帙。”《题元郎中新宅》(唐-王建):“近移松树初种药,经帙书签一致新。”

余论:宏论;闲言碎语。《虚假赋》(汉-司马相如):“问楚地之有无者,愿闻大国之风烈,师长之余论也。”《…送魏广》(宋-刘敞):“岂惟听余论,复喜识宾友。”

夫潜:即潜夫。指隐者。《将赴成都草堂》(唐-杜甫):“五马旧曾谙幼路,几回书札待潜夫。”《山中言事》(唐-方干):“潜夫自有孤云侣,可要王侯知姓名?”

参考:东汉王符与马融、张衡等著名学者友谊。不苟于俗,不求引荐,游宦不获挑升。愤而隐居著书,终生不仕。《后汉书-王符传》:“王符字节信,稳定临泾人也。少益学,有志操,…乃隐居著书三十余篇,以讥那时失得,不欲章显其名,故号曰《潜夫论》。”

大意:书乱谁来清理?茶或酒杯干了可自增。时往往听到些街谈巷议,相通也没说吾这个老隐啥。

这首诗前二联写晚晴之景。“惊风”事后,雨后天晴。庭院润湿。斜阳熏染细草,江景映入竹帘。杜甫在草堂透过窗帘赏识着这稳定温暖之景。颈联写晚晴之事。能够因“惊风”吹乱了书籍,首身自走清理。酒杯干了本身再增。安详而自得的隐者生活。尾联写安详自得因为。未必也会听到些对本身的议论,相通行家也没怪吾啥。望来吾邻里有关还走。行家对吾这个“老潜夫”照样认可的。诗题《晚晴》,杜甫起码在现在对晚年生活照样舒坦的。

posted on 2021-06-26  admin  阅读量:

最近更新

友情链接

版权信息

Powered by 欧宝体育首页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168ty 版权所有